[切换城市]

先贤馆

秦邦宪
葬址:
秦邦宪,又名博古,无锡城区人。早年在无锡、苏州求学。1925年10月在上海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。翌年秋赴苏联学习。1930年5月回国,次年10月起任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成员、总负责人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中央书记处书记、负总责(习惯称总书记)。1935年1月遵义会议后,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军委总政治部代主任。随后,历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、长江局委员兼组织部部长、南方局常委兼组织部部长、《解放日报 》社社长兼新华通讯社社长等职。1946年4月8日,从重庆返回延安途中,因飞机失事遇难。

黄世德
葬址:
他生于清光绪十九年(1893年)乳名云祯,学名世德,字志明,号唯一。他家道贫寒,其父出生三天后,祖父便辞别人世,遗下寡母孤儿,靠帮人挑担挣取血汗钱来养育孤子。后来其父与同村的堂兄泰舟在伦头铺开庆记店同做柴炭业。略有积蓄,便往佛山经商,开成昌炭行。稍有积蓄,立志以教育投资,供世德入学。而世德秉性贤良、好静,且自幼聪颖好学,因家境穷困,使他练就了艰苦奋进的个性品格。在村里读私塾两年,以后,就转到广宁县城文治书院就读,毕业后考上广东省肇庆府公立广肇罗甲种农业学校攻读,三年后,1910年毕业后赴广州考上了中法韬美医学院深造。入学初,他首先碰到的难题就是语言不通。院里的教授大多数是讲外语,课程全是外文,既听不懂,又不会读,更不会讲,成了攻读医学的最大障碍。但他没有被困难吓到,采取“早起、晚睡、午不休”的办法刻苦学习,每天清早读字母、正形口音,中午练写外文,晚上做作业、抄笔记、反复练习。这些举动,引起了该院德国籍的马丁院长的注意,破格做他的外语辅导老师,每晚抽空为他补习德语及拉丁文。这样,很快攻破了外语这个难关。他掌握了外语这一语言工具以后,像脱了缰的骏马那样在知识海洋里奔驰,除了在课堂上学好基本功课掌握基础知识以外,总是足不出院门,时常到图书馆里埋头阅读各种医学名著,特别对外科手术书籍更是如饥似渴地翻阅、研究、摘抄、做笔记,吸取丰富的精神营养。

陈铭枢
葬址:
陈铭枢,字真如,广东合浦(现隶广西壮族自治区)人,1889年生。1906年入广东黄埔陆军小学,在校期间加入同盟会,1909年入南京陆军中学。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第11军军长,1928年至1931年任广东省政府主席。1932年支持十九路军淞沪抗日,1933年十九路军将领在福建成立“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”时,陈是主要领导成员。抗日时期,参与组织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和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。1948年1月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常委,1949年9月赴北京出席全国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。建国后,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、全国人大常务委员和全国政协常务委员等职。

李达潮
葬址:
1892年9月22日李达潮出生于广西苍梧县大坡乡料神村一个亦耕亦读的小康家庭。其父琼辅公幼受庭训,颇有才华,弱冠应试便得中廪生,乡里推崇聘为塾师,后任梧州市凤台师院教师,有维新派思想,主张科学救国,因过度操劳而早逝。母吴氏出自同邑世家,既有文化,也善劳作,生有子女七人。达潮是幼子,襁褓之年丧父,由母亲抚养成人。

刘云昭
葬址:
刘云昭(1885—1962),字汉川,江苏萧县(今淮北市吴庄乡薛庄)人。历任中华民国南京临时大总统府参议、国民党中央委员、国民革命军第七军高参、国民政府江苏省政府委员兼南京特别法庭庭长、国民政府立法委员。新中国建立后任民革团结委员、扬州市政协副主席、民革扬州市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。

钱病鹤
葬址:
钱病鹤(1879—1944),本名鑫,又名云鹤,字味辛,浙江吴兴(今湖州)南浔人。青年时代,闻宥曾(号闻野鹤)与著名文人钱病鹤共事于《民国日报》,时称“双鹤”。清光绪二十九年(1903)中举。善书法、诗词。

张振和
葬址:
张振和,河南省寿丰县人,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解放后任华东装甲兵后勤政治处政委、县兵役局局长等职。一九五五年被授予步兵少校军衔、三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三级解放勋章。

彭冰山
葬址:
彭冰山,又名彭柏山,1910年3月出生于湖南省茶陵县。1931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1935年1月转入中国共产党。土地革命时期,曾任左翼作家联盟大众教育委员书记,红军第三军政治部宣传部宣传科科长等职,全民族抗战时期,曾任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干事,新四军政治部民众运动部科长,新四军第一支队政治部民众运动科科长,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政治部民众运动部部长,东台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,苏中军区政治部民运部部长兼第二军分分区政治部主任。解放战斗时期,曾任华中野战军第六师十六旅政治部主任,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十六师政治部主任,第三野战军二十四军政治部主任等职。新中国成立后,任第二十四军副政委,华东军政委员会文化部副部长,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