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切换城市]

  缅怀革命先烈 发扬先辈精神

烈士纪念日

先烈馆

王耀南
葬址:
南郊乡(现城厢镇)人。1950年入伍,志愿军战士,同年在朝鲜牺牲。

顾家骏
葬址:
又名顾家珏,王秀镇(现璜泾镇)人。1940年参加革命,同年加入共产党,解放军某部政治教导员。1947年2月在山东莱芜县吐丝口镇战斗中牺牲。

任阳升
葬址:
1945年夏,考入太仓师范学校,开展学运工作。先与太师一些活动能力较强的同学“义结金兰”。1946年,领导太师学生反对学校提高学杂费标准的罢考斗争,组织“活知识社”,创办进步油印小报。1947年春,任阳升太师毕业,组织上决定他去太师附小执教,继续领导和开展太师的地下党工作。

冯云章
葬址:
1939年春,在无锡玉祁参加新四军东进部队。不久,赴苏北抗大学习,后任台北县(今大丰县)垦区游击连连长。1941年秋,率领一个排在裕华镇附近阻击日军,击毁卡车四辆,击毙日军2名,伤5名。1942年11月,调任台南县(今东台县)西查区武装部长。一年内,他率领地方武装拔除了全区三分之二的日伪据点,威震全县。1945年,他随包厚昌回苏南开辟抗日根据地,任中共锡北区委书记、区长兼武工队长,先后镇压了作恶多端的特务、土匪、恶霸、地痞、流氓等多人。日伪当局曾登报悬赏300万元辑拿他。同年7月,他在前洲东南浮舟村,把药品、炸药、胶片等特资,运往苏北根据地。《双十协定》后,苏南新四军奉命北撤,他留守江南。1946年,调任太仓地下党特派员。1947年10月29日凌晨,在和周亦航赴常熟汇报工作之际,突围国民党保安队袭击,渡河时不幸英勇牺牲。

潘新
葬址:
又名潘云鸿,太仓浏河镇人。1938年参加上海地下党领导的外围组织——“益友社”。1939年,与我党开展抗日救亡活动。941年1月,地下党吕品生、陆逸到浏河镇和潘新联系开辟二区工作,1942年,入党。1945年11月,潘新留守江南任吴浒太片武工队任副队长兼太仓组组长。   1946年8月,潘新到常熟开会,回太仓途中遭老闸保安队袭击,不幸中弹负伤,在突围过河时牺牲。时年二十三岁。

朱青
葬址:
抗战初期参加革命,从事党的地下交通工作,曾任苏州县唐市情报站站长。1941年日伪“清乡”后,苏常太地区遭到严重破坏,他积极进行恢复工作。1945年任中共太仓县何项区委书记。《双十协定》后,部队北撤,他留守江南,任吴浒太片武工队队长。1946年2月9日,他率领武工队宿营于陆家市和周泾口之间的皇家角,因被人告密,遭到吴市自卫队包围,在掩护队员突围时,不幸中弹牺牲。

朱永钰
葬址:
新四军六师十八旅供给部军工科兵工厂担任化学组长,负责手榴弹、地雷等武器弹药的研究制造工作。1943年春,在试制一批地雷的任务中,因炸药意外爆炸,为保护其他战友而英勇牺牲。

李田文
葬址:
1938年在上海南方中学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39年9月,党组织将他派往常熟抗日游击区何家市一带从事民运工作。1940年春,李田文被派往太仓县从事开辟新区工作。7月,李田文任县委青年部长,经常在三五区一带活动。8月27日,“江抗”五支队侦察参谋浦太福率二大队来太执行任务。李田文随部队一起行动,遭敌人枪杀,年仅19岁。

徐明德
葬址:
王秀乡(现璜泾镇)草庙村人。1939年4月参加革命,同年加入共产党。1945年8月牺牲于常熟横塘市。烈士徐明德系太仓第一个党支部的支部书记。

徐福元
葬址:
原归庄乡(现沙溪镇)庄西村人。1937年3月参加革命,任“江抗”排长。1939年12月在常熟王庄镇战斗中牺牲。

李灿
葬址:
1928年参加平江起义,1930年,李灿任红八军军长。由于李灿久病体弱,加上两次负伤,党组织决定他去上海治疗,后转到太仓浏河惠中医院继续治疗。1932年,因叛徒告密被捕入狱,被国民党杀害,年仅31岁。

刘凯平
葬址:
实业救国 刘凯平1890年出生在锦州义县高台子镇北砖城子村一个富裕的家庭。父亲刘广德乐善好施,人称 "刘善人"。 青年时代的刘凯平就有一种强烈的民族情结和爱国心,他用"刘鲠如"作为自己的别名:把日本侵占我国东北喻为"骨在喉,吞吐维艰"。当时,日本帝国主义肆无忌惮地在东北强占民田、制造惨案,并大量倾销商品,连牙粉都是日本货。日本生产的"苦林"、"狮子"等牙粉每年向辽宁抛售10万打。 看到这些,刘凯平决心研制出中国人自己的牙粉。他几经钻研,终于研制成功,并将试制品送经警察厅化验而获得许可。 1914年,刘凯平研制的"地球牌"牙粉问世了。由于当时抵制日货的社会风潮,加上国货稀少,所以销路很好。刘凯平用自己家乡的地名"同昌"命名他创建的企业:"同昌行"(历史上,"同昌"曾经是义县的一个地名) ,可见他对家乡的赤子情怀。 "同昌行"还增加了一种牙粉新产品,取名"老火车牌"。这个牌号比较新颖,人们对它印象良好。它的商标也寓意颇深,火车象征着前进,有日新月异之意,也有振兴民族工业之意。"老火车牌"牙粉选料考究、加工细致,原料除了原来的碳酸钙、薄荷脑等等之外,还增加了香料;在包装上也有了很大的改进,除原有大、小袋包装之外,还增加了铁盒包装,包装袋的正面还都加印了"提倡国货"四个鲜红的大字。产品上市不久,销售额就不断上升,每年的营业额可达到两万奉元,工人一度增加到19人。当时,"老火车牌"牙粉在沈阳的批发店就有春发长、允隆久、福顺隆、同增利等,产品还向铁岭、开原、海城、盖县、新民、锦州等地推销。"老火车牌"牙粉开创了中国牙粉工业的新纪元。 刘凯平生产的"老火车牌"牙粉,比日货便宜一半,使日本生产的牙粉产品受到冷落,给日商以沉重的打击。日本人对刘凯平恨之入骨,日本牙粉商也千方百计地想置同昌行于死地。他们先是用重金收买,假借合股经营,以图吞掉同昌行,但刘凯平根本不为所动。后来,他们又串通关东军经济课,多次到同昌行进行所谓的调查,以求找到借口吞并同昌行。然而,刘凯平素来处事谨慎,经营有方,遂使日商的这一阴谋又破产了。到伪满时期,"老火车牌"牙粉的商标虽然把"青天白日"图案去掉了,但坚持不印"满洲国旗",原有"沈阳"二字始终保留,坚持不改为"奉天"("沈阳"曾被日本人改名为"奉天")。1930年,同昌行已雇用工人29名,营业额达到24万元。这一年,他们在沈阳中街贾记胡同购地2000平方米,兴建了两层楼房的厂房。 刘凯平热心赞助公益事业。为赞助沈海铁路(沈阳--海龙)、开丰铁路(开原--西丰),买了许多股票;1930年,省立第一工科学校失火,刘凯平率职工亲往救火,并当场捐出2000元作为救济;1931年辽西水灾,救灾委员会在庆丰大舞台义演,同昌行捐出牙粉140万袋,折合奉天币7千元。对于家境困难,交不起学费的学生,凡有求于他的,他都热情帮助。例如,1931年还帮助过一位姓陶的留德学生。他还拿出80元大洋帮助过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,作为路费去执行任务。